返回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正文
王迎春的服装设计路
作者:张靖爽 来源:乌海日报 发布时间:2019/3/12 点击:238次  字体:  

王迎春的服装设计路



王迎春身着自己做的衣服。(张靖爽 摄)


王迎春设计的服装。(张靖爽 摄)

    穿自己设计的衣服大概是每一个女孩年少时的梦想,市十五中教师、市工艺美术学会会员王迎春正是被这个梦想一路牵引向前,从一个自画自看的懵懂少女成长为一名美术教师和业余服装设计师。“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就是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。”王迎春说,成为一名专业的服装设计师是她的终极目标。

人生的“小确幸”:
“还好我没放弃”

    王迎春1971年出生,那个年代,生活用品能自己做就不从外面买,王迎春的妈妈和姑姑们便是一贯如此。“那时候,家里女眷们的手都很巧,衣服、鞋子、被褥都能自己做,就连上面的花样也是千变万化。看着那些漂亮且各有特点的衣物,我总想学着她们的样子做些什么。”王迎春说,从那时起她就喜欢上了画画和做衣物。

    上学前,王迎春没有老师,心灵手巧的妈妈和姑姑们就成了她的启蒙老师,她每次照着花草树木、年画、窗花和其他图案完成一幅绘画后,就赶紧向家中大人们询问画得好不好、像不像,见年少的王迎春如此勤奋认真,大家都竖起大拇指夸奖她。就这样,在长辈们的鼓励下,王迎春一直画到上小学。

    读小学后,王迎春有了真正的美术老师,她的画画水平也大有长进,母亲便让王迎春给家里的生活用品画花样,偶尔也会让她做些简单的缝缝补补,王迎春倒也乐在其中。但好景不长,一日,父亲下班回家看到王迎春正在学做衣服,大发雷霆。父亲发火的原因是担心这些爱好会影响她的学业。无奈,王迎春只好暂时放弃自己的喜好。“那会儿我虽然不再跟母亲学做衣物了,但还是会偷着画画,课本的四个角都被我画满了各式各样的简笔画。初中时,我还是班里板报组的一员。”王迎春说。

    16岁那年,王迎春在老师的建议下报考了乌海师范学校美术专业。“当我得知乌海师范开设了美术专业时特别激动,想都没想就兴冲冲去报名了。考试那天,一进考场我就傻眼儿了,什么素描、速写我听都没听过,只能看着其他同学的画法自己琢磨,没想到竟然被录取了。”王迎春说,通过了考试她固然开心,可父亲的反对却令她“头疼”了许久,王迎春决定要与父亲深谈一次。“那时我也没想太多,就是一心想学好画画,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和父亲说了那么老成的话,父亲最终被我打动了。”王迎春笑了笑说,“还好我没放弃。”

梦想启程:
利用空余时间重拾手工制作

    1990年,王迎春从乌海师范毕业,被分配至苏海图矿三小工作,先后担任劳动技术、语文、数学教师,直至1995年才干回老本行,成为一名美术教师。“虽然先前我不是美术老师,但绘画一直没有放下,我不仅时常在家中练习,还经常给学校出黑板报、做展板、布置教室。”王迎春说,成为美术老师后,她的教学任务有所减轻,便利用空余时间重拾剪刀、布料、针线等,开始朝着梦想前进。“生活用品我做得少,最常做的还是衣服,因为,穿上自己设计制作的衣服是我儿时的梦想。”王迎春说。

    为了能做出好看的衣服,王迎春购买了大量与服装设计有关的书籍、杂志,并日日翻阅研究,把有用的东西摘抄在笔记本上。“开始自学服装设计后,我将平日里教育学生的话语全用在了自己身上,‘好记性不如烂笔头’‘实践出真知’等都成了我的座右铭。”说话间,王迎春领记者走进她的书房,只见书架上、窗台上、墙边摆放的全是各类服装杂志和教学书籍,书桌上则堆满了笔记本和设计手稿。“你别看它们都被堆放在这里,好似被遗弃一般,其实它们才是我最宝贵的‘财富’。”说罢,王迎春拿着一沓设计手稿带记者走进她的衣帽间。“这件蓝色的棉麻连衣裙是我刚开始设计的,有些不太成熟;这件外套是前几日做好的,样式虽是西式的,但我添加了不少传统文化元素;这件香云纱裙子是我最满意的一件,无论是款式还是剪裁都比较完美,曾有朋友出高价要买,我没舍得。”接着王迎春打开另一个衣柜给记者展示,“这个柜子里全是我亲手缝制的汉服。”王迎春告诉记者,汉服是中国“衣冠上国”“礼仪之邦”“锦绣中华”的体现,承载了汉族的染、织、绣等杰出工艺和美学,应该被传承下来。为此,她还特意研读了不少与之相关的书籍,希望可以将汉服文化发扬光大。

    “我虽已踏上服装设计之路,也有不少人来我这里选购自制的衣服,但距离‘专业’二字还相差甚远,等我有空余时间后打算去高等院校学习深造。”王迎春说,不论她将来能在服装设计行业中走多远,只要努力过就不会后悔。 (张靖爽)
 
今日要闻 | 三区时讯 | 热点透视 | 人物故事
版权所有(2006-2015) 乌海日报社所有 蒙ICP备060003666号 
技术支持:乌海市浩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